我小时候是一个比较随和的人,心也很大,不会去提前计划很多事。直到高中,我算是一个人第一次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,到了广州,接触到很多优秀的朋友,我变得很有计划去做每件事,因为我是从外地来,我会更珍惜这种学习机会,每天计划着怎样能学得更好,想超越大家,竞争越来越大,我们之间的攀比也很多,大家已经不再真诚,大家越来越功利,在这个集体中看不到那种互相分享、彼此相爱的感觉。我有时想有求于别人帮助,大多数人对我的帮忙都是建立在自己的利益上。如果是专业上的知识,我的同学并不会分享给我。所以我慢慢也被他们影响了,当有人有求于我的时候,我也会想想自己能得到什么,比如金钱,和很多感谢、夸赞的话语。

我后来认识到的教会弟兄姊妹 和家庭组的季晖姐、琬婷姐,她们对我的帮助和关心,我感觉 是出于内心真正的良善,非常纯粹,几次考学失败,让我非常自我怀疑,我第一次真正转向神,想接受神,是在第六次考学校失败的那天,我对结果期望非常高,所以失败时才会像撕心一样痛,我祷告里不断地问神,我为什么得不到想要的东西?考到德国大学来是我的梦想。那时我还没决志。

后来我总结为什么前几次都会失败,祷告里安静下来,突然明白了神想告诉我的事,就是我要把那部分短板给提高。我以前还有点自傲,在高中觉得自己的专业特别牛,还会瞧不起那些弹琴不好的人,甚至是业余的人。所以我总觉得自己孤独,没有知音。其实到德国来也不见得一下子能与国际学生比拼。

突然想到一句圣经里的话。

凡自高的,必降为卑;自卑的,必升为高。

也就是说,骄傲的人,反而就会摔得很惨,很难经受住打击。

而自卑的人,神反而要提高他的信心,让他知道自己的价值。

我想到自己的专业能有进步,完全要感谢神给的资源、神给的机会、神把弟兄姊妹派到我身边。所以人更应该感恩,承认自己的渺小,心存谦卑的心去前进。我突然想到了自己小时候,得过一些奖项,小学到高中都一直很顺,这些都不是我自己的努力,我突然发现,它们都是神赐给我的。我已经有了这么多经历,完全不应该责怪神没有给我更多,反而要感恩,神已经给了我一切,给了我优越的条件,充足的饮水。

想到这里,我不再惧怕考学,我也不会怕自己考不上怎么办,不能留在卡鲁怎么办,我觉得神会安排一切。如果是适合我的,神不会不安排。我就只需要做好一切细节的任务。

会想到曾经自己以冷漠对待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把自己看得高了,所以神一定是想让我成长,它不会一下子把我想要的给我。我必须要和它交流。

后来我决志信主了,我性格变得更阳光了一些,很乐意帮助别人,不是那么熟的人我也想帮助,或者为他们祷告。我这么做的原因也许有两个可能性:

    1.我经历过很难过的时刻,比较能换位理解他人的痛苦。

    2.想到圣经里说,人要心存怜悯,对那些条件没有那么好、或者境遇目前有点遭的人有怜悯之心。

这样我们自己也会快乐,神也会因此快乐吧。

我是个很喜欢思考人生的人,也喜欢发现生活中的小快乐,比如看见一朵花从盛开到枯萎,我会觉得是神奇、美妙的过程,

现在我终于找到了,我并不用刻意去找神迹,神迹每天都在生活中。